海棠小说 > 都市言情 > 总裁的女人谁敢动 > 正文 第10狐24章 狐狸精快去死吧
    夕颜着着,突然就妒忌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!现在是四个,不定还有第五个第六个呢,这些女人为了保住豪门阔太太的位置,能不停的生。”

    王舒心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可是如果能用肚子拴住一个男人的心,其实那也算女人的本事不是吗?”

    夕颜摸着自己的肚子,她只希望傅厉看到她的孩子,能够动一点恻隐之心,那么她这辈子便不用愁了。

    哪怕是当他外面的几姨太,也是好的啊。

    “是本事!是本事!”

    王舒心耐心敷衍着。

    “23号的化验结果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里面突然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夕颜跟王舒心往走廊里看了眼,然后王舒心扶着夕颜站了起来,一起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姐,你的化验结果出来了,酒里的确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里面窗口的帅哥医生一本正经的对夕颜道。

    夕颜听后吓一跳:“里面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停止妊娠的药物,计量还不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夕颜突然紧张的要死,不敢置信的低头看向那张化验结果单。

    男医生完后看了眼王舒心,王舒心也看了他一眼,随即对夕颜:“幸好你反应快,没有喝下去,否则事情就大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绝不能这么就算了!”

    夕颜点点头,眼眸里却已经是算计,紧抓着化验单朝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王舒心跟了上去:“夕颜,慢点。”

    夕颜怎么慢的下来,她认定了是戚闫要害她肚子里的孩子,她岂能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于是她立即找到星灿去,米瑶看着她拿来的化验单,然后疑惑的看着她问:“你确定这是真的?诽谤是要负法律责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拿到医院去做的化验,怎会有假?”

    王舒心看着米瑶反问道。

    米瑶便又看了她一眼:“你是哪位?”

    “我是哪位重要吗?重要的是,你们作为夕颜的公司,负责人,应该为她讨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王舒心站在一旁看着米瑶,似是命令的口吻。

    米瑶看了看她,又看夕颜:“公司自然可以为你声援,但是你要想清楚了,这件事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,该不会是你跟戚闫之间有什么特殊关系吧?据我所知你是她的老部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虽是她的老部下,但是现在既然自己干,就以我的艺人为重。”

    米瑶看了眼她,随即道:“你先回去吧,这件事我会联系媒体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可以,我希望亲自开一场记者会,戚闫敢给我酒里下药,我怎么知道她以后还会对我做什么?对我的孩子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到在你的酒里下药,我想问你,你不觉的一个人想要害你却送你酒很奇怪吗?正常人都知道女人在孕期基本是不碰酒的,戚闫生了四个孩子,难道会不知道这一点?”

    米瑶着,看了眼她身边站着的王舒心。

    王舒心立即心里一紧,随即反问:“你看我做什么?又不是我让人在酒里下药。”

    “夕颜,朋友可不能乱交。”

    米瑶提醒了声。

    夕颜抬眼看向王舒心。

    “夕颜,你可不要听别人挑唆,这倒底是不是你老板啊?怎么一直帮着一个外人话。”

    王舒心被她看的一阵心虚,立即站的笔直,抱着臂对她道。

    夕颜垂下眸想了想,然后又站了起来:“算了,这件事我自己来办。”

    夕颜完便拿着化验单离开,米瑶看她走后转身便进了办公室,拨了熟悉的号码。

    戚闫那时候正在家跟赵阳喝茶,用人将她的拿去给她:“太太,您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戚闫接过,看到是米瑶便立即接了起来:“喂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夕颜刚刚来过了,拿了张化验单,是你给她送酒,而且酒里还加了停止妊娠的药物,要我联系媒体发稿,我猜她是想要起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她动作倒是很麻利,随她吧。”

    戚闫听后只这么了句。

    “可是这些新闻是会让你名誉受损的,所以我拒绝了,不过我感觉她不会罢休,并且她身边还跟着一个女人,看上去也不像是善茬。”

    米瑶继续跟她汇报情况。

    “嗯,那个人我认识,叫王舒心,没事,她再找你做这种事你便替她做,我会有应对段。”

    戚闫又跟米瑶叮嘱了几句,然后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赵阳在旁边听的云里雾里,因为跟戚闫的相处早已经是自家人,所以也没顾虑的问:“夕颜去星灿了?”

    “嗯!继续往下看吧,很快便有好戏了。”

    戚闫坐在沙发里端起茶来抿了口。

    王舒心跟夕颜现在是互相利用,没有害死夕颜的孩子,便想要跟夕颜害她跟傅厉离婚。

    这世界上有种人永远都不相信夫妻之间是有真实的感情。

    而且你不要试图跟这种人解释,因为你的解释都是你的不自信,她只会觉得你心虚,你无用,她只会继续按照她的方式跟你相处,甚至对付你。

    赵阳点了点头,也又继续喝茶。

    反正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握中。

    虽然他推断不出那两个女人接下来的具体动作,但是也能知道,肯定没憋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五点多,便有了夕颜大闹杂志社的新闻。

    夕阳悄悄落下,杂志社门口被围的水泄不通,有的是人在边上看热闹。

    王舒心站在人工河的树旁,戴着墨镜默默地看着那一场。

    袁冬从里面拿了相走出来,对同事道:“都闪开,我来把这一精彩的瞬间给拍下来,不是想惹来媒体吗?咱们家现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你不要乱拍,你们老板在我的酒里加了停止妊娠的药物,她想要害死我的孩子,你们都疯了吗?还在这帮她话?”

    夕颜站在门口看着袁冬给她拍照,下意识的抬起包捂着脸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来评评理,她怀孕,我们老板给她酒里下停止妊娠的药?我先问一句各位哥哥姐姐们,孕妇能喝酒吗?”

    一群人突然都肺疼起来,更有看不惯的直接高声:“不能!孕妇是不能喝酒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,连那位帅哥都知道孕妇不能喝酒,我们老板生了四胎能不知道?她如何要在你的酒里加那种东西?你们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前台姑娘一边着,门口有的是看热闹的配合。

    夕颜听着周围的那些声音更是觉得可怕,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在她这边吗?

    “孕妇根本不能喝酒,这位姐,你是骗人的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长的好像咱们傅氏集团的少奶奶呀,你们快看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起来了,这个人不就是那个整容成傅氏少奶奶去勾引傅老板的女人吗?还怀孕?哎呦喂,人家一个大老板会看上一个整容货吗?还是当戏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!早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过了吧?”

    “真是不要脸,勾引有夫之妇,还弄大了肚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狐狸精,快去死吧!”

    突然间,背后不知道是谁拿了盒子烤冷面,直直的朝她身上砸了过去。请牢记:,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