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棠小说 > 都市言情 > 重返1995 > 正文 第六十二章 摆平长十辈
    “知道,刘爷爷不希望欠人情。”林凡道。

    张月娥摇头,道:“错了,你爷爷常年资助战友的遗孀和孩子们,陪下去自己养老金不,身上还背着一百万欠款,其中四十万私人借款,我们三家人帮忙还,经不起任何风浪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林凡闻言面色震惊。

    “家里三万多存款,是用来应急的,当时你爸和你叔叔阿姨们,瞒着我交的住院费,否则是绝不能动。”

    张月娥起丈夫动用三万块,现在还很生气。

    此时林凡没在听,他第一次听刘根背负百万欠款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会儿可是九五年,整整一百万,简直是天文数字了。

    前世父母意外出事,他就再也不会红梅镇,跟刘根几人接触,都是通过王乾,想来债务是王乾处理掉。

    现在回想起来,他真不是人。

    别看三家人不是亲兄弟,但刘根的原因,比亲兄弟还亲,自己前世那么自私,一点都不管。

    甚至他怀疑,老爸、王树跟一百万脱不开干系。

    因刘根就算再怎么善良,也不至于超出能力范围,背上巨大债务帮助战友们家人。

    “妈,刘爷爷帮的是”

    “我一点妇道人家不懂事,不知道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林凡刚想问具体情况,张月娥就立马打断。

    别人还逼一逼,眼前可是老妈,林凡只能吃瘪,暂时按下不表,转而表达自己道歉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你妈没那么弱,再遇到你刘爷爷收养,跟你爸结婚,还有叔叔阿姨们真心以待,我很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张月娥面色坚定的道。

    林凡不信,下午在厂里食堂外母亲的状况,他一辈子也不能忘记。

    好在三个罪魁祸首进局子了,最近几年别想出来,等出来他一定给好看,帮母亲解决阴影。

    道歉了,他站起来把事转到贷款开店上,他道:“坦白,以笼包铺子、王叔打铁铺、老爸的早餐铺,想要还一百万,是天方夜谭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知道,所以不能再增加债务了,否则你和乾乾未来怎么办?”张月娥道。

    “开店的钱我来搞定,但建村叔和我爸必须开店,按照我的规划营业,您要负责服我爸爸。”

    林凡一开始让刘根担保,本意是借助刘根是老爸干爹的身份,现在走不通了,那就转变。

    “这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不偷不抢,正当来路。”林凡面色严肃,打消老妈心中的疑虑。

    现在他身边可不止阳旭一个土豪,那个有神棍背景的常妙竹,是个标准的富二代,常父在香江经营转口贸易、还有投资金银珠宝,资产上亿。

    张月娥认为儿子是要找郭同成帮忙,就道:“那人情欠着可大了,你得好好经营厂子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的,您放心。”林凡郑重点头。

    这事解决了,最关键的一个问题还没,今晚三家七大人联袂会审他的事。

    去买牛肉的路上,他都想好了办法了。

    那二十斤地瓜酒,掺进去一半的高粱酒,让刘根几人都微醺,自己找老妈单独谈,毕竟母亲永远最好话。

    他拿着王建村的女儿瑶瑶事,表示他们三人有约定,将来要成为有用的人,所以表面上自己调皮捣蛋,实际上暗地里一直窝在图书馆。

    他以前被看管太严格,经常翻墙偷溜出去,所以他话毫无破绽。

    张月娥信了,毕竟被刘根收养后一天倒完唯物主义,根本不会往重生什么的想,去庙里只是做母亲本证暂时占据上峰而已。

    “行,你尽管去做,你爸爸他们那边妈来服。”张月娥不再有一丝怀疑。

    “妈,我爱您。”林凡微笑上前抱住张月娥。

    性格使然,林凡从未那么外放,所以张月娥很是不适应,不过也就那么会儿,反就抱住儿子,轻轻拍着,无言的表达自己的支持。

    外面几个吵架的,越吵酒喝越多,一个接着一个醉倒。

    “还真让凡哥对了,这帮人都隐瞒着什么,就算喝醉也本能避开暴露,特别是老妈,平日那么泼辣,喝完比张阿姨还文静。”

    王乾看着地上横七八竖的长辈们嘀咕着,里也没闲着,收拾被推倒的餐具。

    林凡扶着张月娥出来,王乾也收拾好了。

    “去吧,他们我来照顾。”张月娥道。

    “您一个人照顾不来吧。”王乾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的,走吧。”

    林凡放开母亲走出屋子,王乾狐疑但也没继续纠缠,跟着林凡脚步离开。

    “臭子,心思太多了,老头子喝几十年的酒,还分不出地瓜酒和高粱酒吗?”刘根张开眼揶揄。

    地上其他几人,一个接着一个坐起来,虽都有几分醉意,但意识清醒得很。

    对刘根的话点头无声赞同。

    外面,王乾还在担心张月娥一个人照顾不来,让林凡折返。

    “那么担心你就回去,我还有事要处理。”林凡道。

    王乾想了想折返,刚到林凡家还没走到院子大门,就听到屋子交谈声,想都不想转身追上林凡,道:“你早知道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废话,不刘老头,就你爸妈他们,那个不是从喝地瓜酒长大,能问不出来味道吗?”林凡边走边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掺酒,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?”王乾满是疑惑脸追问。

    “其实他们比谁都欣慰我不调皮,你越加的成熟,只是需要一个合理解释总而言之,你得给装傻的会。当然你如果把体重减下来,他们会更高兴。”

    林凡解释粗糙,还不忘夹带私货,王乾自然一脑袋混乱。

    林凡也不强求,有些事得经历多了才能明白,否则破最也没用。

    回到厂子,他让王乾去宿舍休息,自己在办公室挑灯连夜写计划。

    常妙竹家里人有神棍,但本人可不,对事非常严肃,不是几句话就能轻易下决定,所以林凡必须得餐饮店的经营策略、风险等等都做出来。

    早上八点,窗外传来器开动声,林凡也停下笔。

    在前世记忆加成下,别人一个月做不出来的规划,他一个通宵就做出来。请牢记:,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